《十七岁的单车》影评(转载)

2012-11-24 9:52:46

《十七岁的单车》是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执导的,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接触这种类型的影片,观看之余,感慨颇深。
       《十七岁的单车》人物的出场是在飞达邮递公司,一群朴素的大工仔在接受应征,其中主人公郭连贵有几个特写镜头。他的出场十分自然,当上了快递员,面带春风,骑上高级的脚踏车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
       影片讲述的是两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十七岁少年,他们唯一的不同便是,小贵是农村人,小坚是城里的。一辆单车,将他们的命运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小贵的单车被偷,小坚却花了500块钱在二手商场上把小贵的车买了去。小贵发现后偷了回来,而小坚却认为这本来就是他的东西,是他的尊严,于是小坚枪了回来,小贵再要回来,小坚再追打着要回来,两个人就在这循环往复中挣扎与纠缠,小贵要回的是希望,小坚要回的是尊严。在最后一次争夺中,小贵哭了,他拼命地抓住他的车,撕心裂肺地哭嚎着,这一声有一声的叫喊可以说是对不公道世界的发泄,也可以说是在绝望中的自我保护的发作。现实的残酷把小贵逼得兽性大发,他的嘶喊声震惊了小坚的朋友们,制止了他们的继续抢夺,似乎从他们的灵魂深处唤醒了他们的良知。最后达成协议,小贵和小坚每人用一天,这或许是对生活最无奈的选择吧。镜头对准了他们的换车过程,在这当中,两颗脆弱的心碰到了一起。
       影片中有许多精彩的镜头。小贵去找张先生要帮他送邮件,在门口转了有转,这似乎预示着这座城市对他的排斥。又被服务员拉进去洗了个“富贵澡”,没找着张老板,又没钱付帐,正在僵直时;经理来了,阴差阳错,他就是张老板。最后张经理放了小贵一马,口中却喃喃地说着:“你们认为他会有钱吗?”一种鄙视的眼光,折射出社会的不公同是生活在社会的地层的服务员,他们却从来没有互相同情,没有想过放小贵一马,社会的残酷性让其麻木。可能只有欺压下等的人,他们才能找到心理的平蘅。
       “此时无声胜有声”,在该影片中表现的淋漓尽致。红琴,一位表面上的时髦女郎,在整个剧情中没有一句台词,却有最真实的动作与最具感染力的表情,从她一直地换衣服,打酱油到她的失踪,以及她保姆身份的暴露,没有一句言语,朴素到一点表演的雕饰都不纯在,给人一种亲切自然的感觉,影片好不在于演技好,而在于自然真实。
       精彩的片尾也给我门留下了深刻的印像。小坚因女友跟“黄毛”在一起而发怒而用砖头砸了他,惹来了他们的追打。小贵也无故被追,两个身影穿梭在胡同中,虽然是分开来跑,却跑到了一起。暗示着他们命运的相连,同样的命运把他们联系转至在一起。他们在挣扎,在社会的最底层忍受殴打,一块带血的砖头是屈服的反弹,当小贵举起砖头砸向那个毁他车的人时,那是一种积怒的****,不在沉默中****,就在沉默中死亡。当小贵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扛着他认为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单车时走在接头时,有一组慢镜头,仿佛一切都停止了,旁人却只有冷漠的表情,麻木的申请,似乎眼中不趁有这幅影像。留下的是孤独的身影,残破的单车,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他似乎永远也无法融入这个城市中”。
       邓老师说过该片原来是禁播的。大概就在于它是部现实主义题材的影片吧,旨在还原社会的残酷性。一位是快递公司的邮递员,一位是城市底层的高职生,有着类似的冲动和迷茫。成长中的挫折使他们迷茫而失去理智。而单车是他们共同的迷茫,使他们产生一致的冲动。

 在当代社会,这种现象不鲜见,我们的社会应如何正视这种问题?我们应以什么态度来正视人生中的成长问题?这都是我们要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