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教师感悟:青春期性教育是一场战争

2012-12-16 16:57:58 山东商报

作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张小燕曾尝试在学校开展“性教育”课程。缺乏教材的她只能自己搜集资料备课。在她看来,自己所做的并不只是说教,而是要帮助孩子们认识性,认识自己的性冲动,了解保护自己的正确方式。在她看来,“青春期性教育”就是一场战争,老师与家长们应该掌握这一场人生保卫战的主动权。然而我们却因为传统文化、习惯的压力,把这一权利拱手让给了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网络。夺回这场战争的主动权,是张小燕如今要做的事情。

  “借上心理课的机会悄悄传输性知识”

  “摸奶门”、“轮奸门”、“厕所门”、“90后艳照门”……如果去百度搜索一下与青少年有关的情色事件,或许我们会发现,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

  这些曾经让成年人们目瞪口呆的事件,往往会引发网友们的痛骂和人肉,但是却鲜有人想到,这些深涉“情色”事件的孩子们,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是“中国青春期性教育缺失”的受害者。

  如果他们掌握了足够的性知识,如果他们懂得保护自己,如果他们没有被情色网站所毒害,或许不会出现这一系列事件。

  在中国进入网络时代之前,人们获取性知识的渠道很简单:极少部分开明的家长与老师含蓄的传授,以及学校里“形同虚设”的“青春期生理卫生课”。所以,拉拉手、亲下嘴就会怀孕的笑话比比皆是。

  但是当网络出现之后,这种情况变了。

  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开始通过网络,甚至是情色网站来了解“性”。“虽然没有统计过,但是跟学生们在一起聊天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大多看过一些情色影片,也登录过色情网站。”张小燕,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山东省性学会理事、通纳成长工作室的心理咨询师。同时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省城某中学的心理咨询师和心理健康课的讲师。

  如今的她,正在私下里推动着一个大胆的“性教育”课程,利用给孩子们上心理课的机会,让孩子们去了解、学习一些“性知识”。“学校没干涉过,但我也没去给校长汇报我的授课内容。”张小燕这样解释自己如今的尝试。

  “第一次上课,我也很害羞”

  尽管是心理咨询师,尽管长期从事青少年心理咨询活动,尽管办公室里只有她和记者两个人,但是在与记者聊天的时候,张小燕依然会有些紧张,遇到一些敏感词,她会不由自主的降低自己的声调,甚至直接隐晦的避开某些“术语”。事后,回忆起自己在访谈过程中出现的这些细节,张小燕也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并不是害羞,而是出于一种深入骨髓的传统文化的熏染,让我下意识的认为在使用某些词语时应该压低声音,或者是避讳开某些词语。”“第一次上课是在去年的五月。”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在课堂上给学生们讲授“性知识”,张小燕会很开心的微笑,“第一次上这样的课前自己也很紧张,担心课堂上学生们会起哄。”

  其实张小燕的授课内容很简单,就是告诉孩子们性是怎么回事,高中年龄阶段性好奇与性冲动的合理性,以及如何在发生性行为时保护好自己。她还准备了一部由柴静主持的《新闻调查:长大未成人》的录像。“希望可以通过片子里的案例,让孩子们更加了解自己,了解科学的性知识。自我保护能力是孩子们应该认识并掌握的。”

  尽管上课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尽管仍然会有一点羞涩,但是在第一次上性教育课时,张小燕还是故作镇静地张开了嘴,也许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自己是如何当着班里几十个孩子,讲出与“性”有关的知识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第一句话是:‘今天我们上一节有一点点特殊的课,但我知道也是你们渴望的课,我们来聊聊有关性别的那点事’,我还是用了迂回的方式,但我手心和背上还是渗出了一层汗。”

  张小燕甚至还停了几秒钟,准备出给学生们“炸锅”的时间。班里的确有了一点骚动,大家惊奇而好奇的私语了几句后,都齐刷刷地抬头看着她,眼里满是期盼与渴望。

  一节课下来,张小燕发现这节课的效果出乎意料好,学生们的专注和认真让她非常感叹,“其实孩子们真的很需要这方面的知识,他们需要科学的引导,只是我们不敢讲。”

  “网站学来的性知识好多是错误的”

  在《心理健康课》中加入一些青春期性教育知识,对于张小燕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因为她缺乏教材。“现在国家定制的教材里,有《生理卫生》,但是这些知识太生硬了,已经无法满足学生真正的需要。他们需要更入心的讲析,更切实的知识,他们需要人性温暖下的科学。”

  因此,她只能自己进行备课,通过参考国外同龄孩子的性教育课程,再结合身边孩子遇到的一些性问题进行讲授。“有时候我也会上网浏览一些网站,但是越看越惊心,因为很多网上的性知识是非主流的,甚至是错误的。”

  在张小燕看来,这些错误的性观念让孩子们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在2004年,曾有一个女学生找到她,告诉她自己怀孕了:“因为她根本没有掌握到正确的避孕方法。”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张小燕只是平静地告诉这个女孩子,如果去做人流,需要哪些手续,该如何调养自己。

  值得一提的是,与自己推行“性教育”课程一样,张小燕事后并没有把女生怀孕的消息透露给校方,也没有告诉孩子的家长:“其实孩子已经受伤了,我不能再让她受到伤害,所以我选择为她保密。”

  但这也让张小燕感受到了压力:“作为一个老师,我必须要让孩子有一个正确的性观念。”

  “错误的观念,会毁了孩子一辈子”

  孟彦曾在坐诊时遇到过一件令他啼笑皆非的事情:曾有一名男性就诊者来找他,在做完检查后才羞答答问孟彦,自己的发育是不是“不健全”,而他认为自己“不健全”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身体不如“电影”里的男主角那么强壮和持久。“他根本不知道,那些电影都是多个机位拍摄后进行拼接剪辑成的。”“这其实就是一种错误的性观念,这种错误的性观念会让孩子产生严重的自卑情绪,尤其是男孩子。而这种自卑与不自信不是仅仅局限于单纯的性方面,而是会被带入到他的整个生活,会导致孩子一系列行为、性格的改变,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孩子们一生的生命轨迹。”

  在张小燕眼里,青春期性健康教育其实就是一场战争,一场由学校、老师、家长们与恶俗性观念争夺孩子的战争,“这场战争的主动权应该在我们手里,我们应该告诉孩子们,性就像饿了要吃、困了要睡一样是我们天然的生理本能,性是人类繁衍生存的必须,性美好而光明,但享受性的同时也必须承担它的责任,当我们无力承担的时候要学会规避,学会保护自己。但是遗憾的是,正常的科学被我们人为地蒙上了过厚的面纱,因为我们千百年来深入骨髓的传统道德文化观念,羞怯让我们把教育的主动权拱手交给了网络,好奇让一批又一批的孩子只能从纷杂的网络中偷偷的搜索他们的困惑。”

  “关键时刻给孩子校正下方向”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故事,美国的父母在孩子18岁之后,得知孩子要去约会异性朋友,就悄悄的给孩子们准备上几个避孕套放在书包里。“在中国,这样的家长也许有,但是绝对属于‘非主流’的,更多的是家长老师的严防死守,禁止早恋,禁止约会,其实越是这样,越会增强孩子的逆反心理。我不是提倡中国的家长给孩子们准备什么避孕套,我们可以是给孩子准备几本严谨而有趣的书啊,我们难以张口,那就让他们自学,我相信青春期的孩子有这自学的能力。我们只需要给他提供一个辨别是非的标准。哪些是你可以做的,哪些是你暂时还不能做的;哪些性行为是正确的,哪些性行为是错误的甚至是会伤害到自己的。”张小燕这样解释。如今,张小燕的孩子已经上了大学,在孩子处于青春期时,张小燕的丈夫主动承担起了给孩子做青春期教育的问题:“主要是告诉孩子该如何判断自己的身体变化,如何保护自己的身体。”

  上了大学之后,儿子反倒是主动跟父母说起自己的一些苦恼:“有一次放假回家,孩子跟我说起他做的一个让他很好奇的梦。我明白那是一个性欲萌动的显示,借助他的讲述,我对孩子的成长和成熟给予了很欣慰的欣赏,同时让他明白他的梦所透露出的愿望。孩子在自尊和自信中接受了自己的青春冲动,困扰他的烦恼自然也就没有了。就像孩子初学驾驶,我负责帮助他明白车的行驶状况,以及刹车、转向的时刻和要领。”在张小燕看来,家长们也应该有这样的一种意识:“保护不是绑住孩子的双腿,不让孩子知道有跑有跳和跑跳的乐趣。只要有安全、信任的环境,人就有向上成长的空间。家长们要相信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