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平庸我快乐” 中小学生抵制“天才教育”

2010-2-18 15:25:36

“宁要快乐的傻子,不要忧郁的天才” ,封面赫然印着这句话的一本新书《我平庸我快乐》,近期成为广州购书中心的畅销书。  

  这是一本自述体作品,作者周洪通过一位父亲反思对女儿成长教育的过程,倡导“人性教育”的理念。他提出,要让孩子在“天才”教育的重压下逃脱出来,获得人生应得的快乐。  

  在书店堆积如山的素质教育类图书中,这本显得“另类”的图书吸引了读者的眼光。正在陪孩子购书的年轻母亲陈女士是一位银行职员,她说,最近五年级的儿子告诉我“我平庸我快乐”的说法开始在学校中流行起来了,“天才毕竟是少数,我对这种新颖的教育观点感到很好奇”。  

  两年前,四川省一位中学生因被美国哈佛大学录取而一夜成名。记录她成长轨迹的书《哈佛女孩刘亦婷》一时风靡大江南北,其父母的育子之道成了无数中国父母手中反复研习的“宝典”,目前已连印30多次、卖出超过120万册。此后,类似的“北大女孩”、“耶鲁男孩”以及《每个父母都能成功》、《每个孩子都是天才》等有关教育书籍大受家长欢迎。  

  但是据北京开卷图书市场研究所的调查显示,从《哈佛女孩刘亦婷》在2000年9月首次登入非文学排行榜以来,总共有16本素质教育类图书84次冲入每月排行榜的前30名,从今年初开始,这批图书销售却出现了整体下滑趋势。相反,如《我平庸我快乐》、《快乐家教方案》、《何必上哈佛》等一批反“天才”教育的书,开始受到青睐。首印2万册的《我平庸我快乐》推出两个多月后,即告售罄。  

  “大量‘哈佛女孩’式图书的大红大紫,无非是迎合了家长们‘望子成龙’的心态。”华南师范大学教育学系张博副教授说,“望子成龙”本无可厚非,是天下父母的共同特性,但在东方国家尤其是中国,这种愿望往往更具功利性,而且目标窄化,给孩子成长带来很多压力和阻力。  

  张博副教授说,“以人为本”的现代教育观念早在100多年前就出现了,近年中国正大张旗鼓进行的素质教育改革也是与之相吻合的,但是一直以来缺乏家长的配合,构成了其中的薄弱环节。  

  中国教育部门近年不断强调将孩子们从过重的课业负担、心理负担中“解放”出来,甚至颁布“减负令”,实施素质教育改革。但是迫切期望子女成才的家长们未能适应,暗地里仍不断地给孩子“加码”,请家教、买辅导材料、自行布置作业等。  

  期望值的盲目攀高,导致了许多负面影响,这种传统家庭教育观念存在的偏差和失误,已引起人们的关注。据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专家王玉凤的调查表明,中国3.4亿未成年人中,至少有3000万人存在学习、情绪和行为障碍。  

  《我平庸我快乐》的出版商广东教育出版社认为,塑造全新的教育观念已成为当务之急,家长们对培养“天才”图书的信奉,实际上是对素质教育的误导,本书作者对培养建立健康人格、健全心态的呼吁,将会为全社会尤其是家长们提供有益的启示。  

  事实上,“我平庸我快乐” 逆潮流的提法,与传统观念已产生了激烈的碰撞。一些媒体特意开辟专栏、举行网上论坛,展开教师、家长和学生的大讨论。反对者认为,这纯粹瞎说,学习不好,考不上高中、大学,找工作艰难,一切没有保障,能快乐吗?而赞同者表示,如果家长都以天才为教育的范本,那么培养出来的可能不是天才,而是不堪重负而扭曲变形的精神病人。  

  一位叫刘小玲的家长说:“我知道我的孩子绝对不是天才,她不需要为自己要成为天才而痛苦,但是,我不会鼓励她在童年时为了一种空洞的快乐而放弃努力。”  

  《我平庸我快乐》的作者周洪则认为,尽管“我的观点还是孤立的声音”,但其存在是有价值的。